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3近500期走势图
      
關鍵字:  
首頁 >> 悅讀閱讀 >> 引航閱讀
《冰心吳文藻合傳》:他們的生命是豐富的,有光亮的
2018年03月13日 

石華鵬


玫瑰的盛開與凋謝

《玫瑰的盛開與凋謝:冰心吳文藻合傳》  王炳根 著

福建教育出版社  2017.9



  我們總說歷史不容假設,人生不會重來,但我們依然樂此不疲地去假設歷史,去夢想人生重來,我想是因為,這假設和夢想里包含著每一個人失之交臂的人生遺憾和難以言說的人生喟嘆,包含著一段歷史與一段人生之間形成的落差與錯位,這落差與錯位便造就了人生中時時遭遇的那份偶然之美或痛與必然之美或痛。當然,無論美或痛,它們均構成了生命的豐富和光亮,還有什么比去感受生命的豐富和光亮更美妙的事情呢?

  讀罷王炳根先生140萬字的皇皇大著《玫瑰的盛開與凋謝:冰心吳文藻合傳》,我禁不住開始“假設”起來:假如冰心和吳文藻抗戰期間沒有去陪都重慶任職,假如他們離開日本沒有回到祖國而是直接去了美國,假如他們在多次政治運動中因見解沖突而分道揚鑣,假如他們沒有活得那么久,假如他們生活在今天的時代,那么,他們又將經歷怎樣的人生?再假如,若換作了我去經歷他們所經歷的風云跌宕的20世紀,我會走過跟他們相似的人生嗎?

  為何會有如此多的假如?因為這部人物傳記寫得甚為成功,它深深地吸引和打動了我。一方面,作為讀者的我太過投入其間,因兩位主人公的人生命運之喜而喜、之悲而悲,以至于我想用如此多的“假如”去想象他們迥然不同的可能的人生。另一方面,如此多的假如其實是對20世紀知識分子內心世界的另一種解讀,每一個假如都是一種人生,都是知識分子人生觀和價值觀的一次體現。再一方面,當今天的我用“如果”將自己置換成兩位傳主時,那么這部傳記作品便有了更為深遠的價值,意味著它不僅僅拘泥于還原主人公愛恨交織的一生那般簡單,它已經超越了個人和歷史,而具備了啟迪后世人生的當下性和現實性,成為后人的一面精神“鏡子”。

我同意李玲教授在“序”中的闡釋,此書“提供了豐富扎實的歷史資料”“貢獻了前沿性的學術見解”“(是)理性審察與激情寫作的融合”“(是)學術評述與藝術想象的統一”。不過我還想指出的是,作為一個在冰心研究領域耕耘二十多年、寫作過多部冰心和吳文藻傳記性著作的學者,王炳根先生的寫作動力和野心遠不止于此,真正促使他動筆“寫一本像樣一些的冰心傳或冰心吳文藻傳”的,是他宏大的歷史意識和神圣的生命意識。王炳根先生感慨道:“整整一個世紀多災多難,但是,一個柔弱女子,一介書生,竟然可以在漫漫長夜里,盛開出燦爛而優雅的花朵?”“燦爛而優雅的花朵”既是對傳主生命的禮贊,也是從生命意識的角度去觀照自己的傳主。當以宏大的歷史感知和神圣的生命意識為出發點,來為20世紀兩位著名知識分子立傳時,作者的敘述便擁有了豐富的視野:既是俯瞰的又是崇敬的,既是客觀的又是自我的,既是宏大的又是細節的,既激情四溢又靜水深流,既是“場景畫”又是“心靈史”。



  可以說,每一個生命都是豐富的:喜怒哀樂傷、酸甜苦辣咸、生老病死痛,無不如此。但是歷經整個20世紀的冰心和吳文藻,生命的豐富性又有多少人堪比。末世晚清、混亂民國、戰亂流離、旅居日本、全新中國、改革開放……歷史的洪流裹挾著冰心和吳文藻。他們度過了負笈苦讀、域外留學、浪漫愛情、歸國任教、輾轉遷徙、潛心寫作、獻身學術、思想改造、輝煌晚年的一生,這里邊有幸福浪漫,也有奔波勞苦,有苦悶彷徨,也有恬淡自在。《玫瑰的盛開與凋謝——冰心吳文藻合傳》生動細膩、史詩般地向我們描述和闡釋了這一切。

  這部大書,讓我感受到兩位知識分子生命之豐富,其中印象特別深刻的有幾點。

  一是選擇的勇氣和爭議。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大、云南大學是中國知識分子南渡之地,一大批知識分子在這里,用鮮血甚至生命去爭取學術和人格的自由、獨立與尊嚴,保持了知識分子的清醒和傲骨,寫就了20世紀中國教育和學術的華彩篇章。當時,冰心和吳文藻在昆明工作和生活了不到兩年,就接受邀請赴戰時陪都重慶任職,這一舉動被一些知識分子瞧不起——飛往重慶去做官,“再沒有比這更無聊和無用的事了”(林徽因語)。王炳根先生在傳記里將他們離滇赴渝這一部分描述得甚為清晰,離開的情形和緣由敘述甚詳。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的權力,但冰心和吳文藻這一選擇顯然是背離南渡知識分子精神本質的,飛機來接走他們的那一刻,我想他們的心情不會像同行的孩子那般興奮,面對有爭議的選擇,他們的勇氣和難度可以理解,“望著眼前的一切……冰心沒有說話,沉默、思考”。

  二是被誤讀和誤解。寫到冰心似乎就要寫到現代文學史上那樁著名的公案:冰心小說《太太的客廳》是否諷刺林徽因?林徽因是否送了一瓶山西陳醋給冰心?王炳根先生分析了種種可能之后,終究發出感慨:“一樁幾十年前的公案,前后左右、東西南北中,豈是我們說得清楚的?”的確,事情真相無法說清,也不必說清,說清了反而乏味。

  三是思想改造的苦痛。由自由知識分子轉變為無產階級知識分子,是一個觸及靈魂的痛苦過程。冰心具有天生的適應能力,她的思想改造之路很平坦,而吳文藻“開化”較慢,經歷過多年痛苦的過程。1950年代,冰心自我批判,批判燕大是“美帝國主義文化侵略中最出色的一個”,吳文藻不贊成冰心這樣說,他認為教育是超階級的,燕大代表了先進的教育。而到了1960年代,吳文藻也成了地道的無產階級知識分子了。冰心兒子離婚又結婚后,對出生于普通家庭的妻子的生活習慣不認可,吳文藻教育兒子,要他改造資產階級作風和思想。

四是揭示人物內心的變遷歷程。青年時的活力和夢想、中年時的學術魅力、顛沛流離的艱難、思想改造的苦痛、晚年忠于內心的寫作和心懷大愛的平靜……傳記勾勒出一份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的心靈檔案。



  冰心和吳文藻的生命旅程是豐富的,這豐富的生命土壤之上開出了怎樣“燦爛而優雅的花朵”呢?這部傳記里,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兩朵花”,一朵是文學創作和學術研究之花,一朵是兩人的愛情之花。這兩朵花閃耀著他們生命的光亮。

  1980年代,80歲的冰心迎來了創作生涯的“第二春”,收獲了她足以垂范后世的散文精品。這一時期的散文,遠離了“寫滿憂傷的成長愁緒”,告別了“隱含政治話語的還鄉經歷”,走進了真正屬于一個作家的“返璞歸真的鄉情敘事”。冰心年輕時的《繁星》《春水》為她贏得了文學史的地位,晚年時的系列散文為她贏得了永遠的文學地位。我以為,真正讓冰心不朽,真正能征服時間這位最殘酷的文學評判者的是冰心的散文,創作這些散文時冰心已年屆八旬,但人世的滄桑和生活的磨礪賦予她驚人的創作力,她回到自己的內心,用最恰當、最感性的語言寫下了《我的童年》《我的老伴吳文藻》等散文精品。

  這部傳記,對吳文藻的學術貢獻作了精辟、細致、全面的考察和闡釋,讓我們認識了一個對中國社會學、民族學的奠基與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的學者。

  王炳根先生在書中展現的冰心和吳文藻的愛情婚姻,是令人羨慕和值得祝福的。浪漫相愛、喜結連理、經營家庭、歷經考驗、不離不棄、相攜相伴、圓滿落幕,冰心和吳文藻走過了一條堪稱完滿的王子公主般的愛情婚姻道路。傳記中有一個細節,深深觸動了我。1960年代,一次冰心在學校圖書館前接受批斗,吳文藻拔完草經過時看見了,二話不說站到冰心身邊陪同批斗,“冰心低聲讓他先回家,但吳文藻站著不動”,“像釘子一樣釘在冰心旁邊,直到批判會的組織者允許他們回家,吳文藻才給冰心取下那塊沉重的大牌子,脖子現出一道道紅痕”,牌子卸下后,兩個人不能走,癱坐地上,造反派催促他們走,“兩個老人只得相互攙扶著站起來,一步一顫地向宿舍區的和平樓走去”。這段細致的描述,展現了他們生命中別樣的光亮,永遠照耀后人。

  他們的一生跌宕起伏、喜憂參半,但無論如何,他們活出了生命的豐富與光亮。人生的意義到底在哪里呢?或許就在追求這生命的豐富和光亮吧。


來源:中華讀書報  發布時間:2018年3月7日



上海快3走势图 极速pk10在线计划 酒吧的小姐赚钱吗 北京pk10精准计划qq群 欢乐捕鱼大战内测版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街机金蟾捕鱼ios版修改器 赛车不怕死赚钱上岸 欢乐生肖开奖 天天送分的捕鱼 水利项目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