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3近500期走势图
      
關鍵字:  
首頁 >> 悅讀閱讀 >> 引航閱讀
《中國文化四季》:用中國話語體系解讀傳統文化
2018年01月23日 

王子今


中國文化四季

《中國文化四季》  馬新 主編  山東大學出版社  2018.1


  近代以來,隨著西方學術與文化的傳入,中國思想文化領域不斷接受與掌握西方學術與文化范式,并以之反思中國傳統文化,構建起中國的近代學術與文化體系。毋庸置疑,西方學術與文化的傳入,對中國近代學術與文化體系的構建起到重要的借鑒與推動作用,但在許多方面,也形成明顯的限制與制約。比如,一些學者在解構中國傳統文化時,將原本富有特色、內涵豐富的整體性的傳統文化,以西方學術與文化范式加以分割、解析,難免有削足適履之憾。或者被曲解、誤解;或者難尋中國傳統文化之本義;甚或造就文化虛無主義的溫床。近數十年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關注方興未艾,各種研究類、普及類著作汗牛充棟,就其中相當一部分著述而言,并未脫出這一窠臼。近讀山東大學馬新教授主編的《中國文化四季》,耳目一新,豁然開朗,感受到她與一批中青年學人以中國話語體系解讀中國傳統文化的努力和收獲。

  以學科體系為例,作者既借鑒學術界現有學科范式與研究理論,又不簡單套用,而是立足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實際,構建適于中國傳統文化本體的學科范式。如,在對中國傳統宗教文化的闡釋中,學界往往依據既有的宗教學理論,將道教與佛教作為中國傳統宗教文化的主要構成,將眾多的民間信仰視為宗教形成前的原始崇拜與信仰的余緒。但作者認為,中國傳統宗教信仰有別于西方宗教以神為本的神道宗教,而是現實性、功利性鮮明的以人為本的人道宗教,因而,以泛神崇拜為特色的民間信仰是中國傳統宗教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使民間社會對道教與佛教的信仰也打著這一印記。因而,作者在《兼容并包:中國傳統信仰》分冊中,依次敘述“傳統民間信仰”“傳統道教信仰”“傳統佛教信仰”“傳統民間秘密宗教”“傳統民間巫術”“傳統民間占卜”。這樣,更接近中國傳統宗教文化的本來。又如,在對中國傳統科技文化的闡釋中,針對學界流行的中國古代只有技術而沒有科學的結論,作者認為,“對中國古代的科技文化來說,這種說法可謂極不公平”。作者在各科技門類的敘述中,力圖為中國科技文化正名,在對古代物理學成就的敘述中,指出:中國古代的物理學,大都立足于從實用技術上引出相關的問題和理論,相對于西方的“數學—物理學”,中國古代的物理學乃是“技術—物理學”。在具體敘述中,也注重進行相應的開拓,如專題講述了墨子與力的概念,墨子與杠桿原理、墨子與小孔成像等問題。

  以文化范疇為例,針對近代以來普遍流行的以西方文化范疇評論中國傳統文化所存在的弊端,作者立足于中國傳統文化自身范疇,重新闡釋各種文化形態,新意顯見。如,對于中國古代思想,長期以來,學界多套用西方哲學范疇闡釋之,往往不得要領,甚或得出中國古代無哲學的結論。作者從中國傳統的思想范疇出發,圍繞天人、古今、有無、動靜、體用、損益、形神、心物、名實、知行、性情、義利、理勢、經權、力命等命題,對天人合一、厚薄古今、輕重有無、動靜相宜、萬物一馬、理一分殊、明體達用、形神分合、心物不二、知行合一、性情之辨、重義輕利、循理順勢、經權常變等思想主張進行較為系統的梳理與再現,較好展現出中國傳統思想的基本要素與精華所在。又如,對于中國傳統文學,作者未局限于西方文論范疇,而是運用氣、風骨、韻味、意、神、肌理、格調、意境等中國傳統文論范疇,更準確地把握中國傳統文學之美。

  以審美與認知為例,作者深入挖掘中國傳統審美價值,掌握中國傳統認知意義,以中國式審美標準與認知原則評判中國文化,頗具特色。如,對中國傳統山水畫,作者未用西方散點透視、焦點透視以及主客關系去分析與介紹,而是以中國傳統山水畫中最大特色的“三遠”理論解讀中國傳統山水畫,認為,這一構圖范式的最大優勢是,觀者既可看到自山底至山頂的高遠之景,又能感受到自山前到山后的深遠之境,還可放眼望向山后遼闊無垠的平遠之勢,是中國傳統審美的重要特色。又如,對于中國傳統文化藝術與教化的關系,作者也進行客觀評述,肯定“詩言志”與文學藝術“成教化,助人倫”的社會意義,實際上體現中國傳統文化中盡善與盡美的認知原則。

  值得注意的是,在文化結構與文化范式上,作者既立足當代,又充分尊重傳統,整套叢書既包括當下已為人們熟知的傳統文化門類,又充分吸納人們關注不夠、但確為中國傳統文化獨到之處的內容,如,中國傳統農耕文化、中國傳統匠作文化、中國傳統工藝文化、中國傳統交通文化、中國傳統飲食文化,等等,構建起一套較為完整、涵括中國傳統文化基本風貌的框架體系。我還注意到,作者在對每一分冊的書名設計上,也巧妙而準確地以中式話語為前綴,點出其中要義,如,中國傳統農耕文化的前綴是“精耕細作”;中國傳統商貿文化的前綴是“貨殖列傳”;中國傳統藝術的前綴是“神逸妙能”;中國傳統科技的前綴是“格物致知”;中國傳統思想的前綴是“天人之際”,等等,不一而論。由里而外,使我們看到作者用中國話語體系解讀中國傳統文化的真誠努力。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月23日



上海快3走势图 真人在线捕鱼 全天北京pk10精准计划 一天赚几十块的app 福建快三三不同号推荐 呼死你敲诈能赚钱吗 欢乐生肖福彩 篮球的玩法 斗三公技巧 葫芦娃手机游戏 时时彩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