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3近500期走势图
      
關鍵字:  
首頁 >> 悅讀閱讀 >> 引航閱讀
《掌控大趨勢》:“第三只眼”如何看中國
2018年01月09日 

湯敏


掌控大趨勢

《掌控大趨勢》  [美]約翰·奈斯比特 多麗絲·奈斯比特 著

中信出版社  2017.12


  嚴格來說,我們這一代人多少都讀過奈斯比特夫婦的“趨勢”系列作品。從20世紀80年代引起中國人注意的《大趨勢》,到1996年的《亞洲大趨勢》,再到2010年的《中國大趨勢》,及近期與《掌控大趨勢》一書一同面世的《定見未來:正確觀察世界的11個思維模式》,奈斯比特夫婦已單獨寫作或合著9部“趨勢”作品。雖然不知道其他國家的情況,至少在中國人的書架上可能會有一本或數本奈斯比特夫婦的“大趨勢”系列著作,其影響之大可見一斑。

  未來新趨勢的核心是什么?奈斯比特夫婦提出了他們的觀點:“未來幾十年里,單一的大趨勢將轉變成系統的、整體的、全球性的變革,不管是在政治意義上、經濟意義上、社會意義上還是規則或程序上。而且,所有這些變革的速度也將會加快。

  世界的發展變化可謂日新月異。今天,全球化過程已經從以西方為中心跨越到多中心。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的解體曾經被宣稱是“歷史的終結”,但之后的歷史演變成“全球大變局”。美國經過風光一時的獨霸全球后,在2008年金融危機的沖擊下,元氣大傷。在書中,奈斯比特夫婦不無感慨地說,美國正在從最偉大到偉大的轉變中。“這不是美國人民的發展潛力出了問題,而是源于美國政治體制束縛下美國政治人物的極端、無能和固執。”而在歐洲大陸,奈斯比特夫婦認為:“歐洲更有可能成為吸引富有的美國人和亞洲人前來參觀的歷史主題公園,而不是它自己展望的美好前景——世界上最有經濟活力的地區。”

當然,我們中國人更感興趣的是奈斯比特夫婦是如何用他們的“第三只眼”看中國的。在過去幾十年里,奈斯比特夫婦游遍中國大地。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大趨勢”系列著作在中國影響很大,他們經常受到各方盛情邀請;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想近距離觀察這個對世界發展趨勢有重大影響的國家正在經歷的改革開放。有意思的是,奈斯比特夫婦并不只是到中國來參加幾次研討會,或者在大學里做幾場講座就回去了,而是深入到很多中國人都沒有去過的地方,與各類中國人交朋友,以此來把握中國社會發展的脈搏。他們那犀利的“第三只慧眼”確實看到了許多走馬觀花的外國人所沒有看到的東西,也看到了很多中國人習以為常而沒有給予關注的現象。


自我感知與自信心的變化


  奈斯比特夫婦在書中多次提到中國的自我感知與自信心發生了變化,以及隨之改變的對西方世界的看法。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是一個重大轉折點,“西方世界體系的孱弱不堪顯露無遺……而中國卻能輕松駕馭這場危機,繼續引領GDP的高速增長……中國已經從全球的邊緣地帶跨入到全球治理的核心角色。”2016年的G20峰會是中國獲得全球新地位的另一個重要標志,奈斯比特夫婦寫道:“雖然沒有公開宣布中國承擔的角色,但中國代表的是我們之前所稱的全球南環經濟帶國家的利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的主旨演講《中國發展新起點 全球增長新藍圖》證實了中國這種自我感知的變化。”

  奈斯比特夫婦認為,對中國來說,鄭和就是中國不會給其他國家帶來威脅的一個符號。鄭和帶去瓷器和絲綢,而不是殺戮、掠奪和殖民主義。他們引用了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所說的一句名言。當時有聽眾問馬哈蒂爾·穆罕默德,是否擔心中國會掌控馬來西亞,他笑著回答:“在馬來西亞,我們與中國做貿易已經有2000多年了。他們從來就沒有掌控過我們。不過,有一天,三艘葡萄牙的航船出現在了馬六甲海峽沿岸,你們猜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三個月后,我們成了一塊殖民地。”

  因為中國支持反對種族隔離,而非洲也開始遠離西方國家,跨出尋求新的、更平等的聯盟關系的一步,奈斯比特夫婦認為這是中非關系不斷加強發展的基調,他們對比了西方政治領導人和非洲當事人的截然不同的態度,突出了中國扮演的真實角色。

  希拉里·克林頓把當前中國對非洲的“寶船之旅”同西方的歷史聯系起來。她在2011年訪問贊比亞期間,對中國進行了猛烈抨擊:“我們目睹了殖民時代的到來,它輕輕松松闖進來,挖走了天然資源,賄賂完領導人,然后揚長而去。”

  經濟學家、《贏者通吃:中國的資源之爭,這對世界意味著什么》一書作者丹比薩·莫約卻提出不同的看法。2012年6月29日,她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并不是新型帝國主義,而是非洲經濟增長最大的希望。在2015年,中非貿易額從2014年的2200億美元躍升到約3000億美元,增長了差不多30%。而且,習近平主席還宣布中國將為非洲培訓20萬名職業技術人才,并幫助非洲國家提升教育水平。到2040年,每年將會有1000萬名非洲青年融入勞動力市場。

“為了更好地掌控日益增長的青年失業率所帶來的危險,非洲迫切希望提振經濟發展。任何投資,不論是私有還是國有企業的投資,以及任何對中小型企業和微型企業的鼓勵措施,都有助于非洲的經濟穩定。尤其是在資源匱乏的國家,這類投資有助于解決向其他大洲(尤其是歐洲)移民的那些棘手問題。”奈斯比特夫婦寫道。


一帶一路創造了新的經濟范式


  奈斯比特夫婦看到了“一帶一路”倡議與眾不同的地方,并用以解釋中國為什么能夠獲得如此多的動能。

  “它涉及圍繞經濟發展的一個新的思想共識,以及更高層面的共識進化:包括在政治意識形態領域的共識,還意味著互不干擾、非結盟,沒有任何的西方主導勢力,尋求的是發展經驗的交流,而不是把一種發展模式強加在另一種發展模式之上。”

  “而且它還是中國必須面對的一個新挑戰,因為‘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是智慧的基礎設施,是注重生態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樣的基礎設施必須要明白,日常用水和食物系統必須要和環境整合在一起,必須意識到高速的產業增長并不等于健康的經濟發展。所有的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就等于創造了一種新的經濟范式,這也是‘一帶一路’的基本框架。”

  奈斯比特夫婦眼中的中國是歷史長河中的中國。英國經濟學家安格斯·麥迪森的研究數據表明,在過去2000年的世界歷史中,中國的經濟總量一直位居世界前列。直到1930年,中國的經濟總量還位居世界第二。之后中國在世界上的排名不斷下降。改革開放后,中國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又不斷趕超,到2010年重回世界第二的位置。各種預測都顯示,再用不到20年時間,中國的GDP很可能重回世界第一。但從另一角度看,國“大”而不“強”,還是要挨打的。1840年,當我們還是“世界第一”時就被幾艘英國炮艦轟開了大門。歷史再次印證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定要從“大國”向“強國”轉變,這是新時代賦予我們的最重要任務。

  最近,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第一次用了中英文兩種語言“中國贏了”(China Won)為標題。內中一文《中國經濟是如何做好贏得未來的準備的》,對美國現狀“愛之深、痛之切”之情,躍然紙上。這篇文章從國內安全、經濟管控、就業提供、科技進步,以及對其他國家的吸引力等5個方面進行了中美對比,認為中國都“贏”了,美國屈居第二。但作為中國人,我們對國際上交替出現的對中國的“罵殺”和“捧殺”都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繼續堅定地走我們自己的路。在《掌控大趨勢》一書中,對中美雙方都有很深了解的奈斯比特夫婦提醒說:“從以西方為中心到一個多中心世界的轉變將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更不可能一夜之間就發生。在21世紀上半葉,我們將一直是這場巨變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正如任何巨變一樣,這次轉變也將是一個不斷調整、不斷適應外部條件的過程。歐洲一直以全球的道德權威而自居。美國把自己看作受到上帝眷顧的國家,而且它從19世紀80年代開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它是絕不愿意退避一邊,讓中國和新興經濟體自由通行的。請一定不要低估這場巨變的能量。”

  特別是最后這一句話,分量很重,寓意頗深,值得我們特別關注。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月9日



上海快3走势图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 澳门联合网站 包土方工程赚钱吗 新疆时时大奖 美游捕鱼 最新款抢庄牛牛棋牌 波克捕鱼通用兑换码 网店几块钱的东西能赚钱吗 天城娱乐会所怎么样 澳门骰宝作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