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3近500期走势图
      
關鍵字:  
首頁 >> 悅讀閱讀 >> 經典重讀
《四世同堂》:文學缺憾新故事
2017年12月22日 

高玉


QQ圖片20171222140658

《四世同堂》  老舍 著  東方出版中心  2017.9


文學史中有很多缺憾,每一個缺憾都是一個動人的故事,這些故事有的凄婉,有的悲涼,有的幽默,有的感人,有的是悲劇風格的,有的是喜劇風格的,有的滑稽可笑,有的可悲可嘆,有的可歌可泣,很多故事本身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和文學本身一樣具有文學性,從而產生一種“缺憾美”,可謂“不幸中的萬幸”。曹雪芹的《紅樓夢》只寫了前80回,這是一種巨大缺憾,但高鄂續寫了后40回,雖然不能和曹雪芹的寫作相提并論,卻也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準,至今沒有人能夠超越,這又多少彌補了曹雪芹的缺憾。卡夫卡的《城堡》沒有寫完,這是一種缺憾,但按照卡夫卡的遺囑,這部小說是應該焚毀的,卡夫卡遺囑執行人布羅德違背了卡夫卡的意愿,不僅沒有銷毀它,反而把它整理出來公開出版,缺憾反而變成了一個美麗的故事。莎士比亞是人類至今最偉大的作家,他的身世我們知道得很少,這是缺憾,但這種缺憾反而激起了無數人對莎士比亞身世的想象和研究。正如“故事”可以增加風景名勝的文化力量一樣,故事也可以增加文學的魅力,缺憾反而會使作品和作家更具有神秘感,反而會豐富作家和作品的內涵,更能夠引起讀者的興趣。遺憾和唏噓有時也是文學意義生成的一個重要途徑和方式。

文學中的缺憾很多,比如有才華的作家英年早逝,某個作品已經完成但卻意外丟失從而從人間“蒸發”,某個著名的作家歷史上有道德污點或者政治污點,某個天才作家有可能成為偉大作家的但卻因為各種原因而走偏了方向,一些優秀甚至偉大的作品但我們不知道作者是誰,等等。而老舍的《四世同堂》則是另外一種不完滿的文學故事,這是一種新的文學缺憾故事。與老舍的人生不幸相比,與《正紅旗下》這部“有可能成為老舍先生最偉大作品”但卻只寫了8萬字相比,《四世同堂》的不完滿稱得上是幸福的故事了。

老舍的作品手稿,目前我們可以看到三部,一是《駱駝祥子》,2009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影印出版;二是《正紅旗下》,2015年由北京出版社影印出版;三是《四世同堂》,只存前兩部,2010年由江西教育出版社影印出版,彩印、單面印刷折疊線裝,木板套封,12冊,非常精美。本人對作家手稿非常有興趣,收集了很多公開出版的印刷品手稿,在各種作家手稿中,《四世同堂》規格是非常高的,這是由本身的價值決定的。

《駱駝祥子》手稿是完整的,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影印本,并不根據“真稿”影印出版的,而是根據復印件影印的,字跡已經比較模糊。原稿共238頁,均為方格稿紙,其中第1-37頁用的稿紙為“國立山東大學合作社制”稿紙,注“25×20”格。是用鋼筆書寫的,基本上是行書,最后幾頁近于行草。第38-78頁用的“青島荒島書店制”稿紙,注“全頁六百字”,是用毛筆書寫的,字體和鋼筆字體有比較大的差距,或者是別人謄抄的,也可能是因為方格太小,毛筆使用起來不局促,從而字體變形,讓人不敢相信是出自老舍之手,和《四世同堂》的手書字體有很大的差別。第79-238頁用的是老舍自制的稿紙,稿紙中縫有“舍予稿紙”字樣,26×28”格。鋼筆書寫,行體偶有草書。手稿版采用套色印刷方式,把原稿上的方格以及印刷字全部印成藍色,增加了逼真性,但總體來說,這個本子不是很美觀,主要原因是老舍寫作時不是很講究,包括稿紙不講究,整潔不講究,書寫也不講究等,加之是用復印件影印,字跡模糊,影響觀感。

《正紅旗下》只是一個開頭,但手稿沒有缺失,是完整的。北京出版社出版的影印本應該說是“精制”了。16開本,精裝,紅色封面緞面,彩印,手稿原大小,紙張也很好,并插入《正紅旗下》初次出版時的插圖。手稿共164頁,用的是“中國作家協會”的稿紙,“25×20”格,鋼筆書寫,筆頭比較粗,藍色墨水。手稿非常整潔,修改不是很多,如果大的修改就重新抄,或者剪裁沾貼,修改嚴格地涂成方格。從字跡來看來,老舍書寫非常認真,行書,前后高度一致,很少用俗字,大多數都是規范簡體字,因為習慣也有少量繁體字。可惜印制不是很清晰,大大影響了手稿的美觀性。

而《四世同堂》第一、二部《惶惑》和《偷生》手稿本身,以及保存和印制都稱得上是完美。《四世同堂》1944年開始創作,地點是重慶。當時,道林紙已經很普及,用鋼筆在方格紙上進行創作是作家們寫作的普遍方式,但大后方重慶由于經濟條件限制,道林紙比較貴,不易得到,老舍選擇比較便宜的土紙進行寫作,土紙的規格是傳統的“十箋”,豎行,又因為土紙是生紙,紙質疏松,鋼筆易穿透,且透墨,所以只能用毛筆書寫,這反而成就了《惶惑》和《偷生》。當時成墨不是很流行,老舍是自己磨墨,再加之毛筆書寫比較慢,這決定了老舍寫作《四世同堂》時是一種舒緩的節奏,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小說的格調和氛圍。現在我們看到,《四世同堂》一、二部手稿非常精美,繁體字,豎寫,行書,整潔,毛筆的鋒芒和變化使整體書寫顯得生動、豐富。老舍生前非常珍視這部手稿,寫作時,老舍有時要躲防空洞,手稿則是隨身帶著的。手稿在編輯出版的過程中,老舍特別叮囑責任編輯,不要在上面做出版標記,小說發排之后他就收回手稿,由自己保存。第一、二部先發表,后出版,之后老舍可以說是兩部手稿不離身,1946年春,老舍和曹禺等人應美國國務院邀請到美國講學,老舍竟然帶著這部手稿到美國,四年之后又帶回來。

《四世同堂》的文學故事如果沿著一、二部走,那將是一個完美的方向,但到了第三部《饑荒》卻“畫風”突變,先是連載不順,1950年《饑荒》手稿交給周而復,在上海《小說》月刊上連載,最后13章被刪掉。連載最后是“全文完”三個字,讀者以為老舍就寫到這里。二是單行本出版也不順,各種原因導致最后國內未能出單行本。書沒有出版,但手稿卻不知所終,一般認為,《饑荒》手稿已毀于60-70年代。

假如故事就到此結束,那就是一個典型的悲劇故事了。但萬幸的是,《饑荒》的手稿雖然遺失了,但根據手稿翻譯的英文稿卻保存在美國,中文《饑荒》最后16章我們可能永遠也無法得知了,但英譯文卻幸運地保留下來,這多少又有些彌補。這又是一個復雜的故事。《饑荒》是老舍在1946年老舍到美國之后開始寫作的,當時《四世同堂》也授權美國一家出版公司翻譯成英文,譯者浦愛德是在中國出生的美國人。老舍是1946年下半年開始寫作《饑荒》,大約同時浦愛德開始翻譯《惶惑》和《偷生》,1948年7月翻譯完畢,之后就根據手稿翻譯《饑荒》,1949年2月,《饑荒》老舍寫作完畢,8月,浦愛德就翻譯完畢。由此也可見浦愛德譯稿所依據的是最原始的手稿,后來“《小說》版”《饑荒》也許是根據修改之后的手稿排印的。

但英文版《饑荒》出版過程也是一波三折的。英文版《四世同堂》(回譯為《黃色風暴》)其實是一個刪節版,其中《饑荒》原本是36章,出版時壓縮為27章,刪節的內容有些是老舍同意的,有些是沒有經過老舍同意的,有些是譯者刪的,有些則是出版社刪的。其中,最后13節是未在《小說》月刊上發表的內容,80年代中國出版的《四世同堂》“全本”就是把《黃色風暴》最后13章回譯而“補齊”的,目前《老舍全集》收錄的就是這個版本。

最近,學者、翻譯家趙武平先生在美國哈佛施萊辛格圖書館發現了《四世同堂》浦愛德英譯全稿,并把最后16章回譯成中文,這真是令人欣喜。新補的《四世同堂》最近由東方出版中心出版,稱為“完整版”,雖然這和真正的原文的“完整版”還有很遠的距離,但就目前能找到的相關資料來說,這已經是最好、最優的版本了。施萊辛格圖書館藏《四世同堂》浦愛德英譯打字稿雖然不能稱為“手稿”,但它也是獨一無二的,非“機械復制”,非常珍貴。

世界文學史上有很多版本故事,《四世同堂》則是一種新的故事,部分原稿丟失了,但內容卻以另外一種文字保存下來,以回譯的方式“失而復得”,又使這個悲劇性的故事變得具有喜劇性。今天,當我們再次閱讀《四世同堂》這部中國現代文學經典時,除了終于可以一睹“全貌”以外,這個故事多多少少會增加一些興味。


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視聽閱讀  發布時間:2017年12月22日



上海快3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直播 快乐飞艇是哪发行的 宾利博彩app 苏州体彩11选5一定牛 河南泳坛夺金今天 排列5下载安装 9注14码双色球聪明组合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全彩3d无覆盖漫画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